分分pk10规律-分分pk10平台 > 都市小说 > 权门小老婆 > 正文内容 第287章 热腾腾的狗粮
本站域名 feliman.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对面病房门打开,林楚楚又撑起身子来往外面望。

    她多希望这样可以看到池荆寒一眼,结果只看到了雷政的背影和对面素白色的房门。

    关清晗的视线尾随着雷政离开,再一回身,看到林楚楚又在逞能,赶紧过去按住她。

    “哎呀……姑奶奶,你别乱动,池先生有那么多人照顾着呢,不会有事的。”

    “我知道他不会有事。”林楚楚抿了抿嘴,迫切的想要见他的请求,还是没好意思的说出来。

    雷政只是走了一圈就回来了,没有在对面多待。

    他将这边的病房门关上,满脸歉意的看向关清晗:“我以后,不会再让她们来,今天是我疏忽,很抱歉。”

    “没关系,早晚都要面对的。”关清晗故作坚强的笑了笑:“今天还不错,至少知道了你妈妈是愿意站在咱们这边。”

    雷政上前揉了揉她的头,宠溺的将她揽入怀中:“懂事了。”

    关清晗不满的昂着头:“我什么时候不懂事过?”

    林楚楚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们俩啊,顾虑一下我这个病人的心情行不行?”

    “好好好,你是病人你最大。”

    关清晗推开雷政,坐到床边,给林楚楚调整枕头,转念一想,气恼道:“哎,那个邢月山怎么还不回来?这么久了,我去买饭都能买回来了。”

    “你别到处走动了,想吃什么,我去买吧。”

    雷政担心她现在出门还会再遇上他的家人,就把这个任务揽到了自己身上。

    “你不是有公务在身,很忙的么?”关清晗语气酸酸的说道。

    “处理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工作也不需要我天天在那守着。”雷政从背后按住她的肩:“这两天你照顾楚楚辛苦了,想吃什么,尽管说。”

    “那得让我好好想想。”关清晗侧过脸,瞅见雷政下巴上的胡渣,忍不住伸过手去,轻轻抚摸着:“你也很累了,不如你先回去休息?”

    “没关系,我更想多陪你一会儿,你就是我的精神食粮。”雷政也轻轻的捏了捏她的脸颊,眼底充满了爱意。

    关清晗旋即靠在他怀里,紧紧的拥着他的腰。

    两个人甜蜜的又忘了身在何处。

    林楚楚用被子盖住脸:“行了,你们俩就当我还没醒吧。”

    两人相视一笑,雷政拍拍她的手背,让她放开,她却耍无赖的抱着雷政,就是不松手。

    雷政朝着林楚楚挑挑眉,意思是还有个大活人在呢,收敛一点。

    关清晗撇撇嘴,有些不太情愿,松手之前还不忘站起来,放肆的在他的下巴上吻了一下。

    邢月山正好端着还冒着热气的猪脚汤进来,一看这个场景,立即闭上了眼。

    “搞错没有啊,我连续三天都没有好好睡觉了,你们俩还让我吃狗粮?要不要这么残忍啊?”

    “你还有脸说,去了这么久,你现熬,也能熬好了吧?”关清晗毫不留情的埋怨道。

    “拜托,现在是吃饭的时间,使用微波炉是需要排队的好么?”

    “别废话了,楚楚已经醒了,检查过她的身体了么?”雷政放开关清晗,指着林楚楚说。

    他还以为林楚楚是刚刚被他姑姑吵醒的。

    “拜托,你才发现她醒了啊?我早就知道了,这汤就是给她端来的。”

    邢月山把汤放在床头柜上,又给她把了把脉。

    “应该没什么大碍了,就是伤筋动骨了嘛,就她这体格,怎么都得养上几个月,来,趁热喝,这是我爷爷开的食疗方子,我妈亲自煮的猪脚汤,保准你喝了一碗还想喝第二碗。”

    随后他又压低声音,冲着林楚楚挤挤眼睛:“对门都没有份呢,只给你的。”

    “为什么?”林楚楚眨眨眼,不解的问。

    按理说应该是他们两家的关系更近些,邢伯母做汤怎么会没有池荆寒的份?

    “这个……”

    邢月山只顾着耍宝,忘了林楚楚还不知道他奶奶和妈妈替她出头,结果和尹秋云闹僵的事。

    求助的眼神投向关清晗和雷政,关清晗作为林楚楚的“同是天涯沦落人”最能体会她的心情,索性就说:“哎呀,不用瞒着她了,都告诉她吧。”

    林楚楚一听,蹙眉看向邢月山:“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池伯母太强势,死活不同意你和池荆寒的事,我奶奶和我妈就来替你出头,说认你做干孙女,以邢家女儿的身份嫁给池荆寒,也算门当户对,结果池伯母还是不同意,说什么镀了金的破罐子也还是个破罐子,改不了本性,所以就闹僵了呗。”

    林楚楚倒吸一口气:“这还不算大事?难道非要两家打起来,才算大事?你怎么不早跟我说?我要向邢奶奶和邢伯母当面道谢……额……也得先好好地跟她们认个错。”

    邢月山摆摆手:“这个就不用了,你先养伤吧,等把伤养好了再说,我妈和池伯母多年交情了,我们两家长辈又有交情,不会僵太久的,你放心,我从小到大都不知道看他们吵过多少回。”

    林楚楚看着床头柜上的汤,牵强的笑了一下:“嗯,闻着真香,那你先替我谢谢邢伯母,等我好了,再登门道谢。”

    “别客气了,快点喝吧。”邢月山递给林楚楚勺子。

    关清晗走过来,推开他:“你让她自己喝啊?有你这样照顾病人的大夫么?来,楚楚,我喂你。”

    邢月山确实不方便给林楚楚喂汤,便退到了后面。

    他双手插在工作服口袋里,睨了一眼雷政,轻声说:“我看见你妈在对面啊,今晚好像那一屋子人就各归各家了,你妈妈和姑姑也是来送行的吧?听没听到消息,池伯母走不走?”

    “她怎么会走?她是准备把其他人都送回国外,在这和老池打持久战了,今天一早池伯父和爷爷奶奶就先回去了。”

    “嗯,回去了好,反正他们呆在这也只有心疼的份,管也管不了池伯母,哎,真让我没想到,连外公都拿池伯母没辙了,池伯母简直天下无敌啊。”邢月山一激动,声音大了点。

    他急忙朝着林楚楚看过去,林楚楚没什么反应,还在乖乖的喝汤,看样子是没注意听他们这边说什么呢。

    其实不然,就是因为林楚楚全神贯注的听着他们俩说什么,才会装出没有听到的样子,免得他们俩又忌讳着,不肯再多说两句。

    这可是她,难得的了解池荆寒现况的机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