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pk10规律-分分pk10平台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公孙大帝 > 章节目录 第128章 初闻檀石槐
本站域名 feliman.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等亲兵队追上来,公孙度正欲继续追击,不想,先前被追杀的探骑阻拦道:“主公,情况有变。”

    “情况有变?”公孙度一愣,随即就是面色一变,沉声道,“怎么回事?难不成有大股鲜卑骑兵出现?”

    “没错,主公,小信回去报信之后没多久,又有约五百骑出现,与之前的骑兵汇聚在一起。随后正想派人再次禀报主公知晓,却不想被他们发现,因此分出五十骑追杀我们。”探骑心有余悸的说道,“若不是我们跑得及时,恐怕是见不到主公了。”

    公孙度面色难看道:“也就是说现在鲜卑骑兵有八百人了?”

    “没错!”探骑肯定道。

    “八百人?麻烦大了!”

    八百人看似不多,以公孙度现在的一千骑来说,应该不成问题才是。然而,鲜卑可不是扶余、娄挹、高句丽等族。若要做个对比的话,八百鲜卑骑兵能打败此三族三千骑。由此,可想而知鲜卑骑兵的实力有多强了。

    之前公孙度以万余军士大败两万扶余军,看似猛的不得了,以此类比要以一千打败对方八百简单得很,然而实际上要注意,公孙度据有城池之利,又以逸待劳,两者之间如何能比。

    最关键的是,能有八百鲜卑骑兵出现在这里,肯定还有其他鲜卑骑兵在周围,或许稍微远一点,但是拿不下这八百人,让他们有人逃出去的话,或许还没能进入高句骊城,就有大批鲜卑骑兵追来,那……

    可谓是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啊!

    “如此,只能以奇灭之。”公孙度琢磨道。

    所谓奇,是相对于正来讲的,多以偷袭、埋伏为主。除此之外,还包括离间、下毒、围水决水等等,被人看不起的阴招。

    眼下能用得上的,只有埋伏。

    “周遭可有适合埋伏的地点?”公孙度随口问道,同时心底开始回忆周围的地形。

    一探骑应道:“启禀主公,往南约莫五里,有一片小树林,能藏得三五百人。”

    公孙度大喜,道:“好,你领着五百人前去做好,待某引敌军至,从背后杀出,务必要截断其退路,歼灭之。”

    “是,谢主公!”探骑大喜。

    当即分出五百人,在探骑的带领下往南埋伏去了。

    随后,公孙度领着剩下的五百人往先前鲜卑骑兵逃跑的方向追去。

    没走多远,迎头撞上得到消息,杀来的鲜卑骑兵。不多不少,正好八百人,正是之前探骑所看到那股鲜卑骑兵。

    “哈哈!就这么点人,也敢追来,想死不成?”为首的鲜卑千长狂笑起来,自他看来公孙度等人不过五百人,对他们来说,就是一道想吃就吃的美味儿。

    “不好,快撤!”公孙度心底冷笑一声,佯做惊慌的呼喊了一声,率先往东边跑了。却是公孙度想到就这么点时间根本不够做好埋伏,即便埋伏好了,也是因为全力奔腾,尚未来得及休息,即便能打败这些人,全歼那是不可能了,甚至大部分都能跑掉。所以,先领着这些人兜圈子是最好的。

    “想跑?没门儿!都给老子追!为死去的儿郎们报仇!”千长岂能看着猎物逃走,狞笑一声,呼喝众手下追了上去。

    哎呀妈呀,这怕不是哪儿来的土匪头子吧?

    千长,亦为仟长,亦可为千夫长,但并不一定就是带领一千人的头领。就像这个千长,他手下就是八百人。

    公孙度手下亲兵的马自是不凡,比之这些鲜卑骑兵的坐骑也是相差不大,加上精湛的骑术,以及双边马镫这个划时代的优势,硬是稳稳的遛着鲜卑千长一众骑兵。让他们既不至于追上,也不至于离得太远,认为根本追不上,失去信心。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让鲜卑千长恼怒得很:“是哪个部族的混蛋,竟然将我们的战马卖给汉奴,不想活了不成?”

    鲜卑千长决定,这次等追上公孙度等人,将其杀死之后,一定要将此事禀报给慕容大人,给卖出上等战马的部族一个教训。

    这又是一个鲜卑千长不得不追下去的理由,不过他也自信,就算公孙度等人骑乘的也是上等战马,他也是能追上的。毕竟就算是上等战马也是有区别的不是,他可是慕容部落的千长,可不是什么落、邑落的千长,马匹的耐力要好得多。

    鲜卑千长虽然想错了,但是却也不算全错,因为他们的战马在耐力上确实是高过公孙度手下亲兵的战马的。

    连续狂奔了近一刻钟,公孙度发觉手下众亲兵的战马已经有了一丝疲态,暗道:一刻钟?应该够了,再加上赶路的时间,他们应该已经埋伏好,并稍事休息了。而且,若是继续绕下去,难保不会使得实力大打折扣,到时候别是诱敌不成,反被杀,那就搞笑了。

    有了决断,公孙度拨转马头,转道向南。

    之后一阵转向西,又往南,又转向西……又转向南……

    一连串的转移方向,令得鲜卑千长甚是恼怒,竟下令不顾马力,加快速度追击。

    此举,为其被歼灭埋下了重重的一笔。

    公孙度因此不得不也下令加快速度,以防被追上。

    你追我赶,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公孙度率先赶到了埋伏地点。

    公孙度扫了一眼挂在树头的一块黑布,这是之前他和手下约定的暗号,表示已经完成埋伏,当即传令道:“传令,做好准备,斩杀胡虏的时候到了。”

    众人会意,神情变得肃然,握着手弩的手不似先前的随意,变得充满了力量感。

    一股肃杀之气立显。同时降低了速度!

    鲜卑千长感受到公孙度等人的变化,先是一愣,接着就是大喜:“哈哈哈!给老子杀,汉狗们跑不动啦~”

    “杀!”一众鲜卑骑兵亦是狂喜,汉人在他们眼中那就是功勋,予取予夺的功勋,千长的意思他们不懂别的,只知道取功勋的时候到了,疯狂的呼吼起来。

    公孙度却是冷冷一笑,待越过小树林,立马一个转圜,马头转向来路,静静的看着鲜卑千长等八百骑兵。

    鲜卑千长立时一顿,因为他知道汉人向来狡诈,如此行径,莫不是有埋伏?于是疑神疑鬼的看向四周。

    “杀!”

    公孙度暴喝一声,率先冲向了鲜卑骑兵。

    “杀!”

    众亲兵亦是不甘落后,齐吼一声,紧跟其后杀将上去。

    鲜卑千长来不及多想,身后又是一道道喊杀声响起,脑子不由一懵:遭了,中了汉人的奸计了!

    “死~”

    公孙度岂能错过如此大好的机会,轻轻给了轻影一个暗示,就以极快的速度冲到鲜卑千长身前,在其刚刚回神之际,一刀取了其项上人头。

    “死、死、死!”

    一刀建功,公孙度趁机大开杀戒,在鲜卑骑兵中往来驰骋,所过之处,皆是人头落地。

    主将一死,几个百长当即呼喝着要想离开,但被公孙度这么一冲,顿时就乱了。加上被埋伏,一个个心底慌得一匹,只有一个想法——

    “我要跑路~”

    然而,现实是惭愧,冲散了鲜卑骑兵之后,公孙度就绕到了外围,指挥着三百多亲兵在战圈外,斩杀漏网之鱼。

    百多跑出来的鲜卑骑兵被杀之后,还在最中间的两三百鲜卑骑兵发觉了不对。

    “汉狗想要斩尽杀绝,大家跟他们拼了!”没了活命的机会,剩下的鲜卑骑兵骨子里的狠辣顿时被激发出来。

    公孙度却是早有准备,高声喊道:“本将承诺,但凡跪地投降者免死!”

    除了少数真正不要命之人,其他的人都陷入了犹豫之中。

    “不要相信汉狗的话,他这是在骗我们!”一个比较有眼力的家伙见势不对,出声劝道。

    咻~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就被一箭射穿了喉咙,摔落马下。

    “负隅顽抗者就是这样的下场。”公孙度携着杀人之威,吼道,“此时不降更待何时!”

    当即便有近百人丢下兵器,翻身下马跪倒在地。

    有了带头的,自有跟随的,顿时又有数十人下马跪地请降。

    剩下的还有三十多人,俱是狠辣之人,或者不信公孙度的话的人。

    狠辣之人眼中厉色一闪而过,吼道:“你们这些吃里扒外的混蛋,我要你的狗命。”

    公孙度不会任由大好局面被破坏,一挥手,便有亲兵上前与之战在一起。

    敌众我寡之下,这些心思狠辣之人自是很快便被一一斩杀,依旧犹豫不定的十多人在这样的情形下,也只能下马投降。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最后一个心思狠辣的家伙被杀的时候,喊了一句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可汗是不会放过你们这些汉狗的!”

    听到“单于”一词,公孙度想起一人,那就是——檀石槐。

    此人可不简单,他统一了鲜卑,更是威压大汉,令汉庭都不得不屈服的存在。

    “不好!”

    公孙度想到檀石槐的主要功绩之一,心底不由一慌,赶紧命令亲兵将所有俘虏绑起来,然后挑出最开始投降的鲜卑士兵中的一人,带到一旁问话。

    “你可知檀石槐此人?”

    鲜卑士兵顿时怒视公孙度,却不答话。

    公孙度安慰道:“某并无不敬的意思,只是想了解一下你们的单于。”

    鲜卑士兵想了想,觉得没有什么不可说的,于是便说了起来:

    “可汗是世间的神祗,他统一了北边的各个部落,在弹汉山建立了王庭,东边和西边的部落也都臣服于可汗。可汗是……”

    好一阵吹捧,鲜卑士兵又威胁道:“你们最好放了我们,要不然等可汗的大军一到,你们必死无疑。若是你们现在就放了我们,我们到时候便会向可汗求情,只把你们变为奴隶,不会杀了你们。”

    嘭~

    “找死!”

    “住手!”

    鲜卑士兵的话确实不亚于找死,现在他不过是砧板上的肉,竟然还敢威胁公孙度,亲兵哪会放过他,一脚就把他踢翻在地。若不是公孙度制止,现在已经成了刀下亡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