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域名 feliman.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大家一起吃完早饭,然后晚一些的时候,坐车去了霍家。

    今天霍家人挺多,门口停了很多车,老首长生日,过来探望他的人很多。

    霍振东他们刚从车上下来,就有人走了过来,“东子,裴太太找你。”

    裴太太是霍振东的姑姑,嫁了人后,老公姓裴,大家就一直这么称呼她了。

    霍振东听了,应了一声,“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姑父以前是老首长的下属,早几年就过世了,没有再嫁。因为这个原因,霍家的人对她都挺好的。

    霍振东也不敢不听话,要是不听话,回头不被他爸好好训一顿才怪。

    霍振东回头对傅景遇说:“那你和星星先去见我爸,我去看看姑姑那边,回头来找你们。”

    “行,你去忙吧。”傅景遇点头。

    霍振东很快就走开了。

    叶繁星看着他的背影,看向了傅景遇,傅景遇正望着眼前这幢房子,想起了他第一次来这里的情形。

    那是他一生之中最忐忑,最紧张,也是最激动的时候。

    却没想到再回来这里的时候,心态竟然有几分悲凉,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满腔热血的自己了-

    霍振东还没进门,就听见了里面传来裴太太的笑声。

    他推开门走进去,看到裴太太坐在沙发上,穿着一身端庄的旗袍,脖子上带着月牙色的珍珠项链。

    苏琳欢站在一旁,正在给她按摩肩颈,“这样有没有好一点?”

    在讨好人上面,苏阿姨样样精通,按摩这些,对她来说简直是基本素养。

    “舒服多了。”

    裴太太抬起头看向进来的霍振东,“东子过来了。”

    霍振东说:“一回来就听说姑姑来找我,所以过来看看。”

    “坐吧。”

    霍振东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目光忍不住落在苏琳欢身上,苏琳欢看了他一眼,也不跟他打招呼,只是低下了头。

    昨晚,霍振东甩她脸子的事情,她现在还在生气,所以不想跟他说话。

    裴太太的脸上还是挂着笑,语气却有几分责备的味道,对霍振东问:“我听说昨晚欢儿跟你们一起去吃饭了?”

    霍振东点头:“嗯。”

    “你大晚上把她一个人扔在外面,最后还是我去接的,是不是有点过分了?”霍振东听出来,姑姑这是来找他算账了。

    姑姑没有孩子,丈夫又走得早。

    很早就收了苏琳欢当干女儿,苏琳欢又会哄,把她哄得开心得很。

    所以,就算苏琳欢做了对不起傅景遇的事情,姑姑对苏琳欢的态度也一直没变。

    霍振东也懒得说苏琳欢的坏话,只是解释:“我昨晚有客人。”

    “什么客人这么重要?”裴太太不满地挑了挑眉,“让你连姑姑的面子都不愿给了?”

    霍振东笑了笑,说:“我也是不知道苏小姐会来告状,才会疏忽,姑姑就别生气了。”

    他的语气轻松,然而,讽刺的意味却很明显,显然是在讽刺苏琳欢跑来姑姑这里告他的状。

    苏琳欢僵了僵,霍振东这夹枪带棒的,说得她脸上有点挂不住。

    她细声细语地道:“我没告状,只不过昨晚,回不来了,才让干妈去接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