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域名 feliman.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傅景遇望着她,总感觉心里很疼,总觉得她心中只有顾雨泽。

    以前她是被分手了,才会跟自己在一起,后来是自己缠着他……

    就连提了离婚之后,也是自己缠着她,把她绑回来的,逼着她跟自己在一起,逼着她为自己生孩子……

    现在顾雨泽回来了,说不定,她又喜欢他了呢!

    ……

    叶繁星说:“去睡觉吧,你喝醉了!我扶你去床上。”

    她伸手,扶着傅景遇起来了。

    傅景遇站了起来,跟着她往床上走。

    他霸道地把她摁在床上,身上的酒味笼罩着她。

    叶繁星躺在床中央,大床被两人的体重压出小小的弧度,她推了推他,“你喝醉了。”

    叶繁星今晚差点被欺负了,心里很难受,好不容易等到他回来,他又喝醉了,根本没有任何想跟他做的意愿。

    傅景遇并不管她,手已经伸进了她的睡衣里面,抚摸着她柔软的身体。

    他的唇压了下来,含着她的小嘴,吻得很是认真。

    房间里,他的呼吸和吻她的声音,在叶繁星的耳边格外清晰。

    可是,这种事情毕竟也是要讲气氛的。

    叶繁星现在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也一点心情都没有。

    她对傅景遇道:“老公,我们睡觉,好不好?你累了!”

    “我不累。”傅景遇的声音很是魅惑,他说,“我就要你。”

    他心里仿佛是空的,喝了一夜的酒,就想找什么填满。

    大概只有这种软香温玉地抱着她的感觉是最真实的。

    他并不想停下来。

    叶繁星见他不听,开始挣扎起来,“傅景遇,你够了。”

    她越是反抗,他却越想要她。

    他的**那么明显,不顾她的反抗,将她的衣服掀开,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她白皙的身体上……

    他力气很大,喝醉了更是不管不顾。

    叶繁星今晚不在点上,他没等她准备好,就直奔正题,撕裂的感觉让她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之后的两个小时,完全是没有克制的折磨-

    后来叶繁星洗了澡,去隔壁的房间,和小灯泡一起睡的。

    早上,傅景遇醒来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在大床上。

    他摸了摸旁边的枕头,是空着的,床上还有叶繁星的味道,她人却不在。

    他随意披了件睡衣,去了隔壁,看到她睡在小灯泡的床上,母子俩睡得很熟。

    傅景遇记得自己昨晚喝醉了回来之后,跟她亲热了,也记得她在不停地拒绝自己。

    他竟然对她用了强?

    平时理智的时候,他是半点都不忍伤她的。

    他走了过去,在床边坐了下来,望着睡着的叶繁星,握住了她的手。

    叶繁星睡得不是很熟,被傅景遇折磨了一整夜,她现在感觉特别不好,心情低落到了极点。

    被他握住手,她很快把手抽了回来。

    她是有点生气的。

    在她最难过,最想被安慰的时候,他却那样欺负她。

    她给他发消息求救,他不但没有给她回过一句消息,还在外面喝酒喝到那么晚回来。

    如果就因为自己不愿意离开东恒,他就这么恨她的话,叶繁星觉得,自己情愿不跟他在一起。

    (之前有人说太平淡了,小虐一下。大家早点睡,晚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