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域名 feliman.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若隐若现的叫声从洞穴深处传来,不管是麝牛群还是陈松一伙进来后都没有太往里走。

    人类和动物对于潮湿黑暗的洞穴有着发自于天性的恐惧,哪怕此时天色还没有黑下来,他们还是不愿意进入洞穴深处。

    不过,听到这奇怪的声音后他们就必须得进去看看了,今晚他们肯定得留下过夜,必须得保证洞穴的安全性。

    有人打起了狼眼手电,雪白的冷光照耀进去,不算很深的洞穴顿时被照亮了。

    里面什么都没有,就是结冰的石头罢了,虽然地面和墙壁上有些凸起的石块和冰柱,但那没法藏起人兽。

    “那么声音是哪里来的?”陈松问道。

    苏里南挠挠头说道:“该死的,这还真是有点古怪,不过肯定跟幽灵啊鬼啊怪物啊之类的没有关系,我们得相信上帝。”

    波弗特忍不住说道:“闭嘴吧,兄弟,如果我们要相信上帝存在,那幽灵和鬼也会存在。”

    “现在是讨论这些话题的时候吗?谁说过这事跟幽灵有关?你们都是该死的老资格冒险者,难道不知道咱们这是科学的世界吗?”埃里克生气的说道。

    “行了别吵了,过去看看是哪里发出的声音,这声音挺有规律的,听起来不像是风声。”安吉丽娜从中调解道。

    波蒂斯看向白哥说道:“这里是北极熊的地盘,不如让你这个宠物先过去瞧瞧?我的意思是万一石缝里或者石头下藏着什么,那有北极熊来探路我们总归安全一些。”

    陈松不悦道:“你怎么不自己去冒险?你的命是命,我家熊的命就不是命啦?”

    白哥站在他身边已经跟他一般高了,它把爪子搭在陈松肩膀上不爽的瞪着波蒂斯,这货很会察言观色,意识到了波蒂斯跟自己一方关系不睦。

    波蒂斯不敢得罪陈松,更不敢得罪北极熊。

    熊是存在于食物链顶端的生物,北极熊更是熊科中体型排名第一的猛兽,它们天生就是优秀的摔跤手,向波蒂斯这样的有十个都不够它摔的。

    埃里克是真正的冒险家,他才不信这山洞里有危险,主动举着手电矮下身进入洞穴深处查看起来。

    陈松跟了上去,然后听到那声音越发清晰。

    埃里克的手电在洞穴四壁上不断掠过,大约半分钟后他松了口气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我找到原因了。”

    陈松问道:“什么原因?”

    其他人也跟着凑了上来。

    埃里克指着洞穴底的一条缝隙说道:“你们仔细感受,声音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这条缝隙大约有半米长、一两厘米宽,不仔细看很难察觉。

    一边说着埃里克一边拿出一张餐巾纸盖到了这缝隙上,然后餐巾纸被吹的飘了起来,然后又被吸到了缝隙上去,起起伏伏颇为神奇。

    陈松纳闷道:“我怎么感觉靠近后反而听不到那声音了?你确定它是从这缝隙里面传出来的?”

    埃里克自信的说道:“我敢肯定,之所以隔着太近听不清是因为这声音本身并不响亮,只是山洞构造奇特,声波发出后与洞穴本身产生共振放大了音调,呈现为规律性的呼吸声。”

    一行人离开山洞底部往外走,果然逐渐的又听到了呼哧呼哧的喘息声。

    看到众人服气,埃里克觉得大有面子,昨天陈松找到了黄金、苏里南找到了象牙而他作为带队人却一无所获,这一度伤了他的自尊。

    指着缝隙,他骄傲的说道:“我知道这种地质,这在地理上叫做共振声道崖洞,我敢打赌,如果我们去探索这缝隙,那么会发现它非常深、非常窄。”

    “这些缝隙往外延伸,最终与外界相通。遇到暴风雪后大风会吹进来,然后压迫空气从这个开口喷出来发出声音。但暴风跟海浪一样是有节奏的吹动,当风后退时里面空间压力变小,又有空气从洞穴里面补充进去。”

    “就这样,你们知道的,暴风就像一个活塞在缝隙空间里来回抽动,这就造成了我们听到的规律性的呼吸声。”

    苏里南恍然道:“原来是这样。”

    “你懂的可真多。”波蒂斯佩服的说道。

    埃里克自信的笑道:“如果你们平时喜欢多看书那懂的不会比我少,而且我敢断言,如果我们在山洞里点起火来让洞里的空气升温,那这喘息声会更大。”

    “在这种环境下听到这种声音总归不太舒服,伙计,有没有办法让它消停?”特里克朗问道。

    埃里克说道:“有点难,但应该能办到,我们用冰镐来破坏这缝隙的形状,它们能发出声音跟开口的缝隙宽度有很大的关系,如果把它们破坏掉应该就不会有怪声响起。”

    洞穴里面这种缝隙不多,他们仔细找了找一共找出来四条缝,然后挥舞着冰镐凿了起来。

    麝牛们默默的调转了个方向,继续把牛角对准他们。

    因为千百万年来的冰封,山洞石头有冻冰包裹要开拓起来很难,它们非常坚硬。

    干了一会后忽然有人叫道:“嘿,我眼花了吗?这、这矿石,瞧啊,这矿石是金色的,我挖到了金矿?上帝,我挖到了金矿?”

    一听这话众人激动了,埃里克大步走过去问道:“你说什么?伙计,怎么回事?”

    名叫隆特的青年激动的摊开手给他看手掌里的碎石,雪白的灯光打在上面发出零零散散的金黄色,带有很清晰的金属光泽。

    “这是金矿石?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伙计们我发达了,不不不,我们发达了,我挖到了金矿对不对?这里有金矿!”隆特兴奋的叫道。

    包括陈松在内,一行人看到这一幕后同样兴奋,他们争先恐后的抢夺着这些矿石说道:“让我瞧瞧让我瞧瞧。”“天,它们真漂亮,我们找到了金矿?”

    安吉丽娜还算清醒,她说道:“冷静点、各位,冷静点,听我说,莎士比亚有句名言,‘不是所有闪光的东西都是金子’,自然界中的黄色金属矿很多,好几种铜矿就是这样不对吗?所以我们得先冷静下来!”

    “无法冷静,我无法冷静,我们要发财了!亿万富翁啊,我们要成为冰岛首富了,啊哈!”

    陈松打眼扫去,入目的都是狂热的兴奋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