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域名 feliman.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宋晓看着左侧已经塌了半层的商业楼,喉咙作痛,半天没回过神来。

    刚才,她差点就死了。

    寒鸦虽然有些气恼宋晓不听他的话乖乖呆在公司里,见宋晓缩着身体,眼底藏着害怕,心有不忍,忍不住伸手挡住她的眼,“没事了。别看。我们进去吧。”

    宋晓摇头,拉下寒鸦手掌,灰白唇角翕动,“我想留下来……看一看。”

    她想亲眼看看,如果寒鸦没拦住她,她的下场如何。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自寒鸦让她呆在公司不要出门开始,他接到许多电话,其中就有洛小嘉的。

    洛小嘉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想要约她出来。

    前几次,她都没时间。

    这一次……洛小嘉给她发了视频。

    视频里,洛母脸色灰白、形容憔悴地躺在床上,瘦得可怕。

    洛小嘉在视频里说,洛母命在旦夕,需要移植肾,她的肾合得上……

    宋晓做过一些怪梦,梦里她的爱情终是无疾而终。

    这一世,她特地在医院挂了名,生前捐血,死后捐赠器官,她体内各类器官的特征,都是有备案的。

    她想做点好事,换忠贞不渝一世一双人。

    所以,洛小嘉说她知道自己的肾适合洛母,她一点也没有怀疑。

    没想到一出来,就遇到这种事……

    宋晓俏脸紧绷。

    附近的执法者来得很快,发生意外不到半个小时,附近商业楼全部戒严。

    受伤的人被鱼贯抬出。

    宋晓看着担架上呼吸微弱、满脸污血的伤者,双手紧紧抓着寒鸦的手臂,脸色苍白身体发软,无力地靠在寒鸦身上。

    寒鸦冷目,弯腰抱着宋晓进了一楼办公室,把她放在宽大的老板椅上,揉着她僵硬冰冷的手关节、肩膀,寒鸦问她,“你为什么要出门?”

    还那么急……

    想着宋晓刚才很有可能被撞成一堆烂肉,寒鸦就觉得后怕不已。

    “……有人打电话给我,让我去医院一趟……”宋晓想着洛小嘉那张梨花带雨的小脸,笑容苦涩。

    “谁?”寒鸦声音冷冽。

    宋晓垂下头,手里紧紧地握着手机,“很多人……”

    “为什么急着叫你出去?”寒鸦忽然抬手捏住宋晓的下巴,抬高她下颌,目光直直地落在宋晓眼里,“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不要搪塞我。”

    这种事一查就能查出来,可他更想从她嘴里听到答案。

    这样强势的寒鸦,宋晓是第一次见。

    “……洛小嘉。”

    “洛小嘉?你那侄女?”寒鸦眼神凉薄犀利,“以后这些垃圾人,你就不要理了……若是实在推不了,尽可推到我身上。”

    寒鸦面容真诚不似开玩笑。

    宋晓心中震撼,嘴唇蠕动了片刻,出口却只有一个‘好’字。

    靠在寒鸦胸膛上休息,外界的一切干扰都仿佛消弭了。

    宋晓身体放松,然而这一放松下来,先前强忍着的冷汗争先恐后地从毛孔中冒出来。

    宋晓徐徐叹了口气。

    洛小嘉要害她。

    这个她拒绝接受的想法正慢慢变成事实。

    寒鸦:“手机给我。”

    宋晓没有犹豫就交给他,“…查出事实无论如何,你得告诉我。”

    这是怕他对洛小嘉动手……

    寒鸦点头,把宋晓安置在秘书处休息室里,看了宋晓半晌。

    她睡觉很乖,双手侧放在脸颊旁,睡姿端正。

    寒鸦不由怒从心起,转身在电脑桌前坐下。

    公司电脑桌是可投屏的智能桌,输入关键词,点开搜索引擎。

    寒鸦一下就查到洛小嘉的消息。

    这个刚成年就被强制拘留的少女,在监狱里呆过十五天。

    利用她人来攻击宋晓,这不像玛娜的作风,倒是最后的那辆车……

    寒鸦脑海里一下就浮现花木蕊那张与玛娜一般无二的脸。

    输入洛小嘉的监狱探视信息,昊宇暗线回禀的消息中,监狱周围,果然发现花木蕊的身影。

    寒鸦冷笑。

    一万年以前,他被紫藤陷害,差点铸成大错。

    如今花木蕊和玛娜汲汲营营,竟对宋晓下死手。

    新账旧账一起算。

    寒鸦十指连动,很快就联系上几家娱乐公司的老板。

    没过多久,新闻上出现一个大头条——千年成精老狐狸惨被遗弃。

    轩辕帝鸿态度太明显,对玛娜和对沐伊的态度,区别如此明显。

    他不信在这消息满天飞的情况下,玛娜还能维持冷静。

    他得守着宋晓,只能用这种办法把玛娜逼出来。

    这一次,他一定会叫玛娜死无葬身之地!

    轩辕帝鸿和邢昭在宿舍里一点一点把白倚雯在白城的势力点勾画出来。

    窄小的宿舍里弥漫着金黄色的正义之光,寻常邪物连近身都难。

    轩辕帝鸿却面不改色地接过邢昭手里的录像。

    录像里,何薇被一个戴着面具的黑衣人打成重伤。

    白倚雯的势力被另一个人全盘接手。

    这个人是谁?

    轩辕帝鸿立马就想到了花木蕊。

    赵队带着几份文件皱着眉走了进来,看见轩辕帝鸿,脚步顿了顿,“今日北城区发生了两起事故。”

    赵廉说着看向轩辕帝鸿,“有一件,发生在昊宇公司门前。”

    轩辕帝鸿抬眼看着赵廉,“有什么特别发现?”

    在轩辕帝鸿幽深的目光下,赵廉干咳了一声,“只是想赞一句,贵公司的副总好身手。”

    赵廉把U盘插到电脑上。

    灰蒙蒙的事业中,一道黑色身影冲向昊宇公司扑倒即将出门的宋晓。

    紧接着,就出现了超跑撞了商业楼的事故。

    轩辕帝鸿不置可否。

    三人一帧一帧地回放视频,探讨了许久。

    到了晚上,回程路上,轩辕帝鸿划开手里,看到火得厉害的新闻头条,面无表情的放下手机。

    他表现淡定,可玛娜不同。

    她忍不了。

    这些日子,无论她用何种手段向轩辕帝鸿示好,轩辕帝鸿都一概不理。

    甚至动手对付她。

    这种热脸贴冷屁股的事情,真是谁干谁知道。

    本来情绪就压抑到极点,在看到漫天飞的新闻头条时,玛娜终于失了冷静。

    这些人想方设法地不让她好过,她又怎么会让他们好过呢?!

    玛娜一脚踹飞身旁矮凳,一个腾跃从窗户里翻出去。

    宋晓和沐伊,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