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pk10规律-分分pk10平台 > 都市小说 > 奇侠仁妃 > 第三卷:众心一力定乾坤 第一百三十一章:时过境迁悔当初

第三卷:众心一力定乾坤 第一百三十一章:时过境迁悔当初

本站域名 feliman.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不知道因何如此苦,却道是我命运本无主。原想你终于觅得了归宿,到最后竟害得尔忘却归途。

    如果来生还是今世的重复,你是否依然不在乎?如果当初你未曾在相思河畔对我倾城一顾,我是否可以摆脱迷茫情感的束缚?

    却说爱无悔自从得知张浅笑病情日渐危重之后,便是茶饭不思彻夜难眠,誓要为其寻得解决之法。

    当日上午,救人心切的爱无悔终于得到了一个确切的消息,说是那人称“神医”的丰不及,竟突然来到了长安城中。

    丰不及,乃是一名走街串巷的走方郎中,大约有五六十岁的样子。

    丰不及其人一向神出鬼没,很难觅得他的行踪。不知何故,此番他竟再度出现在了长安城。

    说起丰不及与爱无悔,其二人倒是颇有渊源。当初,年仅五岁的爱无悔突发急症,满城大夫尽皆对此束手无策。

    正当爱万钱对此一筹莫展之际,恰好丰不及途径此地。丰不及得知府中公子得了急症,已然万分危急,于是便决定前去为其医治,奈何家丁却根本不让他进门。

    毕竟丰不及只是个走方的郎中,与那些所谓的名医相比自然是逊色了不少。

    倘若让爱万钱得知自己居然放进了一个“江湖骗子”为爱无悔医治,必定不会轻饶于他,于是家丁便不由分说地将丰不及赶了出来。

    丰不及见状,是连连摇头,想必是在暗自讥笑这家人有眼不识泰山。

    正当丰不及意欲离去之际,垂头丧气的爱万钱正好从门内走了出来。

    阅人无数的爱万钱一见到丰不及,便顿时觉得此人非同凡响器宇不凡。再一看,竟然还是位大夫。

    爱万钱心想:“如今我儿病情危重,已是危在旦夕。今见此人样貌不凡,莫不是上天垂怜,以至派遣仙圣下凡以救无悔?”

    想到这,爱万钱当即便快步走上前去,继而拦住了丰不及的去路。

    眼见爱万钱主动进前与之搭话并扮以笑脸,丰不及是不屑一顾,以致于竟一把将其推到一边,而后便大步离去。

    见此情形,爱万钱大为疑惑。心想,自己与之并不相识,更谈不上有何仇怨,何以他会对其如此火大?

    恰在这时,爱万钱转头一看,便发现门口的家丁神情异常,像是干了什么坏事一样急忙躲避自己。

    见此情形,爱万钱当即便一个箭步冲了过去,进而开始质问家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细问之下,爱万钱才终于得知,原来是这些目光短浅的家丁冲撞了丰不及,这才致使其心存怨气并对他爱答不理。

    得知此事来龙去脉的爱万钱来不及责骂于他,便立刻转身前去追丰不及。

    好在丰不及并未走远,否则爱万钱怕是连肠子都要悔青了。

    丰不及原以为爱万钱救子心切,定会以千金作为酬谢,以期让他答应自己不计前嫌,前去医治爱无悔。

    然而,令丰不及没有想到的是,爱万钱并没有像一般人那样俗不可耐,而是十分恭敬地对其道歉后,又恳求他为爱无悔医治顽疾。其间,并未提及任何有关于诊费的事情。

    见此情形,丰不及居然答应为其儿子医治一番。

    要说这丰不及倒也奇怪,若是爱万钱以寻常之人的方式解决此事,他便断然不会答应为其治病。

    因为丰不及平生最为厌恶的,就是那些自以为有钱就可以摆平所有,进而一切都要用钱说话的人。

    因此,丰不及在选择其所要医治的对象的时候,也有着自己的标准。

    若是自己瞧着顺眼的,便可免费为其诊治。反之,就是以千金作为酬谢,他也断然不会为其出一分力。

    爱万钱此举,可以说是歪打正着,正好讨得丰不及的欢心。

    事后,医术精湛的丰不及果然治好了爱无悔的顽疾,并且未收爱万钱一分一毫。

    要说以爱万钱的财力,丰不及救了他儿子的命,就是要星星要月亮,爱万钱也能给他摘下来。

    可是,令爱万钱始料未及的是,丰不及竟然没有趁机对其狮子大开口。若是换了别人,岂可放过这般天赐良机?

    见此情形,爱万钱曾问过丰不及,何以会对素不相识的爱无悔这般尽心竭力?

    丰不及听了,未曾言语,只是礼貌性地笑了笑。

    少时,丰不及对爱万钱言道,说是自己与爱无悔有缘,加之其子生得可爱,故而不忍看他过早离世,这才愿意出手搭救。

    数日之后,爱万钱为了表示对丰不及的感激之情,便特意买了些礼品亲自送到了他的暂居之处。

    爱万钱心想,给你钱你不要,这些小物件总有喜欢的吧?

    然而,当爱万钱急匆匆地来到丰不及曾暂住过的客栈之中的时候,却被店伙计告知,丰不及早已退了房子,不知所踪。

    自此之后,爱万钱一家便再也没有见到过丰不及。此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一般,音信全无。

    如今,十多年过去了。曾经的爱无悔业已长大成人,而丰不及已然变得有些苍老。

    不知道此时的丰不及还能否记得,他这个曾经被其从鬼门关拉回来的人。

    今天,爱无悔站在自己救命恩人的房门外,思索了很久,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以何种状态面对丰不及。

    此刻虽已是初春,然而这屋外的阵阵微风却依然带着一丝凉意,以致于使得本就有些弱不禁风的爱无悔不由得打起了喷嚏,想是受不了这等多变的天气所带来的微弱刺激。

    就在这时,此前一直未曾出门的丰不及似乎是察觉到了一丝异样,进而出门查看情况。

    果然,丰不及一开门,便看见已然被冻得瑟瑟发抖的爱无悔正站在门口处。一边抹着鼻涕一边擦着眼泪,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见此情形,丰不及不禁想起了五岁时候的爱无悔。

    时过境迁,自己已然不复当年之活力,而爱无悔却依然是那么可爱。

    此刻,爱无悔终于再次见到了丰不及,然而此刻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遥想当年,丰不及陪着自己在院子里追逐打闹的时候,他经常因为年龄太小走路不稳而摔倒。

    每到这时,丰不及都会立马跑过来扶起爱无悔。想当初若是不曾遇见丰不及,若是没有他妙手回春的精湛医术,哪里还会有如今可以独当一面的爱无悔。

    此刻,爱无悔的眼泪抑制不住地夺眶而出。而一向不苟言笑的丰不及眼见此种情形,居然也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进而与之紧紧地相拥在一起,放声大哭起来。

    少时,二人的心情得以渐渐平复,进而开始谈论起相关事宜。

    原来,爱无悔此来乃是为了求助于丰不及,希望他能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救治张浅笑。

    却说张浅笑自身中其毒之后,非但是每日咳血。更有甚者,竟然还存在着失明的危险。

    好在此事只有少数人知道,而飞扬跋扈的张树公却并不知情。

    毕竟张树公是个不分好赖且脾气暴躁的人,如若让他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极有可能要在一片黑暗之中度过余生,其必然会迁怒于那些曾经为张浅笑医治的大夫们,这也正是众人尽皆对此讳莫如深的原因之一。

    罪大恶极之人乃是张树公,若有报应也该应验在他的身上,却怎么让一个无辜之人默默承受此等痛苦?

    事到如今,如果说当世之中还有人能够医治张浅笑,那此人非丰不及莫属。

    而令爱无悔感到惊讶的是,丰不及居然早就知道了此事,并且已然在暗中为张浅笑把了脉。

    见此情形,爱无悔当即便迫不及待地追问丰不及,张浅笑的病情到底如何,还有无痊愈之可能。

    可不论爱无悔怎么问,丰不及就是不置可否,且表情也是越发严肃起来。

    爱无悔见状,便已知张浅笑的病情不容乐观,然而他却没有再逼问丰不及。

    又过了一会,丰不及为了缓解尴尬的局面,于是便向爱无悔打听起了有关于郭念瑶的近况。

    当年,丰不及在为爱无悔医治顽疾的过程中,曾遇到过年纪尚幼但却精通医理的郭念瑶。

    自从丰不及见到这个小姑娘的第一眼开始,他就断言,此女日后必成大器。

    果不其然,数年之后,郭念瑶便开起了这家药铺,进而成为了长安城中屈指可数的名医。

    时隔多年,四海为家的丰不及再次回到长安城中。他本想去看看业已长大成人的郭念瑶,不料当他再次来到郭念瑶曾经的住处的时候,却被告知此地已然废弃多时。

    丰不及见状,本想打听一下郭念瑶一家的下落,奈何竟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的行踪。

    丰不及知道爱无悔与郭念瑶乃是儿时的玩伴,与之有些往来,于是他便试着向爱无悔打听一下,看看能否寻得郭念瑶的一丝线索。

    然而,令丰不及始料未及的是,当他再次向爱无悔提及此人之时,爱无悔竟突然哽咽了起来。

    直到此时,丰不及才从爱无悔的口中得知,郭念瑶早已不在人世。

    一听这话,丰不及惊讶之余也是非常失望。他此次再返长安,本想找到郭念瑶以传毕生所学。万万没想到,郭念瑶竟然早已死于非命。似这般,自己的这一身精湛医术便彻底后继无人了。

    要说此刻的丰不及刚过天命之年,而他自己更是被人尊为神医。正值人生巅峰时期的他,何以要急着寻找传人呢?

    正当爱无悔百思不得其解之际,丰不及却以年老体弱精神不济为由,意欲提醒爱无悔速速离去。

    而一向洞察入微的爱无悔,当即便听出了丰不及话里的意思,于是他便匆匆拜别了丰不及,独自回家去了。

    一路之上,爱无悔百感交集愁肠百结。

    丰不及到底有什么事情在瞒着自己?张浅笑究竟有无治愈之可能?自己还能与心爱之人长相厮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