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域名 feliman.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惠妃带着大福晋和胤褆来到了御花园,看到了耍酒疯的宜妃。

    胤褆望着宜妃,说道:“成何体统!”

    惠妃和大福晋齐齐的望着胤褆,异口同声的说道:“你谦虚了,宜妃跟你比差远了。”

    “我喝多了也这样?”胤褆只要喝多就断片,干啥了都不知道。

    婆媳二人点了点头。

    胤褆摸了摸自己前面光亮亮的脑门,懊恼的说道:“天啊,那我得多丢人啊,你们也不拦着我点!”

    “拦不住。”大福晋说道。

    “我以后不能再喝了,太丢脸了。”

    大福晋不敢相信的望着胤褆,这么多年还头一次听说他要忌酒!

    惠妃高兴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打心眼里感激宜妃喝多了。

    这边一家三口其乐融融,那边宜妃借着酒劲,硬是谁也没拦住她。

    宜妃在没嫁人之前也是练过的,在场的所有女性都不是宜妃的对手,男的更不敢上,人家可是宠妃,出点啥事你怎么办?!

    苏婉纯被宜妃暴力地按到了地上,她欲哭无泪的在心里暗暗发誓:我苏婉纯以后要是再打牌,就……就……剁手指头!

    “皇天在上,厚土在下,我郭络罗氏愿与那拉氏结拜为异姓兄妹……不对姐妹,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

    “等一下,后面的不用说了。”你比我大那么多,肯定你先死啊!

    胤禟和胤祺看了苏婉纯一眼,突然很想笑,但还是憋住了。

    九格格靠在德妃的身边偷着乐。

    宜妃怔怔的想了想,点了点头:“有道理,来吧,结拜吧!”

    苏婉纯为了让宜妃消停,真的磕了三个头。

    “礼成了,叫我一声姐!”宜妃死死的握着苏婉纯的手,任凭苏婉纯怎么折腾也抽不出来。

    苏婉纯叹了口气,认命的叫了一声“姐”。

    宜妃仰头大笑,晃晃悠悠的对自己俩儿子说道:“从今天起,你四嫂就是你们的二姨母,以后要尊敬再尊敬,明白了没有?”

    “明白,明白,你松开四嫂,咱们回寝宫。”

    “你叫啥?”

    “二姨母!!”胤祺为了哄自己的额娘,还真特么的叫了。

    “……”苏婉纯。

    宜妃满意的松开了苏婉纯,晃晃悠悠的被胤祺和胤禟扶走了。

    苏婉纯看了看自己红了的手,心道:宜妃果然不简单啊,我的手都麻了,搞不好还容易肿啊!

    “四嫂你还好吧?”九格格关心的问。

    “挺好的。”以后只要见到喝多的人,我特么的就绕道走!

    三福晋和荣妃笑得肚子都疼了,见当事人走了,强憋住笑意,安慰道:“婉纯你别多想,宜妃喝多就这样儿,等酒劲过了之后,什么事都忘了。”

    “要是不忘呢?”德妃神叨叨的问。

    “那……就不太好办了。”荣妃说完又乐了。

    惠妃一家子见这个时候过去不适合,又折了回去。

    远在乾清宫的康熙听到了这个消息后,对梁总管说道:“今天晚上,朕去宜妃那里,真是的,还结拜,还二姆姨,真是笑死朕了!”

    胤礽一点笑容都没有,他此时脑中想着,万一太子妃要是这样做了,那……还别说,应该挺有意思的!

    太后坐在宁寿宫里悔不当初的说道:“早知道哀家就去了,热闹没看到,太可惜了。”

    “说的是呢。”嬷嬷也挺遗憾的。

    胤禛从户部回来,看到苏婉纯的手肿了,转头问九格格:“今天赢牌挨罚了?”

    “是这样的四哥……”九格格活灵活现的将事情的经过学了一遍。

    胤禛听完后坐在椅子上,对苏婉纯说道:“二姨母?”

    “你想笑就笑吧。”苏婉纯也特么的想笑。

    胤禛笑了,从出生到现代,皇宫还是头一次出现这么好笑的事情!

    春花一边笑一边给苏婉纯抹药膏:“主子,宜妃娘娘的武功好像挺高的,您好在顺从了,要是反抗八成胳膊都能给你卸下来。”

    “唉……我以后再也不玩牌了!”苏婉纯绝对说到做到。

    “真的?”胤禛不是很相信。

    “比珍珠还真!”

    “我会监督你的。”胤禛倒要看看自己小媳妇能挺多久。

    九格格今天真的是特别的开心,刚想着说什么,宫女过来告诉她,德妃让她去永和宫。

    九格格没办法,只能跟着宫女走了。

    下午,喝了醒酒汤的宜妃醒了。

    宜妃望着坐在面前的儿子,忽悠一下想到了刚刚在御花园里发生的事情,一件件像走马灯似的,在她的眼前不停的闪现,让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偏偏这个时候,康熙笑容满面的进来了。

    胤禟和胤祺一见,行了个礼就撤退了。

    康熙望着呆愣住的宜妃,笑道:“宜妃,酒醒了?”

    “皇上,臣妾今天给您丢脸了!”宜妃羞愧得脸都红了。

    “没事没事,喝多了正常。”康熙今天特别的高兴,这件事情他也不会追究的。

    “以后我怎么面对婉纯啊?不行,臣妾得称病几天,绝对不能碰到婉纯,否则我连头都抬不起来。”从来没怂过的宜妃,这一次彻底的怂了。

    “行行。”康熙打算好好的开解一下爱妃。

    宜妃靠在康熙的怀里,一想到那画面,不由得直皱眉,太特么的丢人了!

    胤褆晚上和大福晋一起吃饭。

    大福晋见胤褆没有喝酒,故意试探的问:“爷,喝点酒不?”

    “不喝了。”胤褆这一次的态度很坚决,看着不像是在闹着玩。

    大福晋大喜,觉得自己的夫君成熟了!

    苏婉纯的手第二天消下去了不少,待和德妃给太后请安的时候,见宜妃不在,知道人家是在躲着自己呢。

    其实这样也好,见面真的会很尴尬的!

    胤禟和胤祺见到苏婉纯也挺尴尬,特别是胤祺还真叫了一声二姨母,着实的搞笑!

    德妃带着苏婉纯回永和宫,看到她的手肿着,自然没让她布菜:“坐下吃饭吧,宜妃的手劲啊,连我都打怵。”

    “没事,过几天就好了。”

    “明天你们就要回门了,回门礼准备好了没?”德妃问。

    “早就准备好了。”苏婉纯差点把这个给忘了。

    德妃一听,也便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