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域名 feliman.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玉哥在帐里听见了外面的争执,虽然并不清楚云亦辰为何会亲自出去将武公公给打发走了,但是也明白了自己已经没办法避免与他共处一室的处境了。既然没办法避免,还不如坦然接受。

    反正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个小和尚,那么她就继续做个小和尚罢了,反正只要他不故意为难自己,那么在他帐里休息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可的,最起码床铺好舒服呀!

    一想到这里,不由得来到了自己的床前,离他的大床也不是很近,显然武公公也担心他们离得近了会互相打扰,因此将他的床给安置在营房的最角落里,而且还有蚊帐隔着。相信睡觉的时候不会太尴尬的。

    再看他那张大床前面的纱帐,一层一层的,显然是担心他被蚊子叮了,护得那么严实也好,最起码晚上睡觉的时候可以看不见他,两个人相安无事也挺好的。

    加上自己此刻已经很累了,看见床了便有种一头栽过去的冲动,也来不及在纠结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在路上奔波了那么久,此刻真的是想要找个地方歇息呀。

    云亦辰走进了营房,看见了她就如同石化了般立在自己的床前,一脸的疲惫,有些不知所以的望着床铺发呆,显然已经累得不行了。

    也是,一路上即便会被他给强行拉到马上,但是更多时候都是自己跑路的,那么远的路程,别说像他这般只有十二三岁的人了,即便他们这些成年人都快要被累垮了,此刻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他想要休息也是情有可原的。

    “是不是累了?收拾一下歇息吧?”云亦辰很是大度的笑着说道。

    玉哥楞了一下,然后很是乖巧的点点头,她此刻等的就是他的这句话,即便他不说,她也准备倒头便睡了,因为这些日子太累了!

    比她在寺庙了跟着师傅习武练功更累!

    在寺庙里最起码晚上可以正常的歇息,在这里不论白天黑夜,只要没有主帅的命令,那就只能继续前进,前进!

    加上吃不好,喝不好,又累的要死要活的,多少天了别说床铺了,就连遮风避雨的亭子也没有见到一个,因此即便此刻心里依然不怎么舒服,但是一听云亦辰那般说,玉哥便毫不犹豫的坐在了自己的床上。

    “王爷还不歇息吗?”她嘴上那么说着,手底下已经将被子拉开了。根本就没有客套一番,感激一番,再恭恭敬敬的等着王爷安歇了再自己歇息。她倒好,一听云亦辰这般说,便没有任何惺惺作态,也没有一点的惊慌失措,她就如平常一般泰然自若的当着王爷的面开始做睡觉的准备。

    云亦辰很是吃惊的发现他不像别的任何一个侍从,对他总是唯唯诺诺的。此刻别说与他同处一室了,即便让他们与自己在一个营帐里平起平坐那些人都会被吓得半死,哪像他这般一听他客气了一句,便开始自己动手拉开了被褥做出了马上要睡觉的样子,那些人哪个敢在他还未准备歇息之时就自行上床呢?给他们借几个胆子似乎也不敢吧?

    云亦辰当时就觉得自己的这个侍卫不仅武功高深莫测,脾气生硬倔强,就连脑子似乎也与常人不同,根本就不懂得人与人之间是有着尊卑贵贱之分,主仆高低之别吗?

    作为一个随侍,在主子面前如此不拘小节真的好吗?

    难道他到现在还不懂得作为一个侍卫,最起码的一点准则便是必须等到主人先睡了他们才能睡吗?

    看他迫不及待拉开了自己的被子,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主人到如今还没有安寝,到如今都那么眼睁睁的盯着自己看着而毫不在意,继续旁若无人的做好了入睡的准备,居然让云亦辰这个一向以见多识广自诩的王爷也有点目瞪口呆,不知道自己方才那般客气的让他歇息是否是有点自作自受,因为他似乎就是在等自己那句话的。

    再看他拉开被褥以后强撑着立在自己床前,一脸想要立即栽进被褥里的样子,云亦辰心里再次不无疑虑的想着,难道他真的不等他这个主子先睡了再拉开被褥吗?真的想要在他前面这么坦然的睡觉吗?

    “王爷是不是还有公务要处理?要不要玉哥伺候?若是不需要,玉哥便先行睡了,王爷请自便吧!”玉哥强忍着不让自己一头栽下去的冲动,对着那个满脸纠结的王爷说到。

    云亦辰直接被说的无语了,还知道他要处理公务?还请他自便?还要先行睡了?怎么可以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呢?

    正在云亦辰一时无法回答之际,玉哥已经一屁股坐在了床边上,然后一骨碌钻进了被子里,然后云亦辰便看见了一堆被子卷在了一起,她居然毫不客气的在他面前睡了!

    睡了!睡了?就那么连一句话都没有说便睡了?

    云亦辰呆在原地有了片刻的沉默,因为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生气还是发怒还是继续这么呆立着静心想想这件事情哪里不对劲?眼前这个蜷成一堆的小家伙令他对自己的威严有了莫大的质疑,难道在他眼中,自己这个名正言顺的王爷就这般不值得敬畏?

    莫说敬畏了,或许连尊近都称不上吧?

    他在他面前毫不犹豫的睡了,该算什么呢?大逆不道?目无尊长?蔑视王爷?或许是……总之若是让别人遇上了肯定是会罗列大不敬的罪名一大堆的。

    只是……云亦辰心里又想,他还小,只有十三岁,而且从小便在寺庙里长大的,没有见过世面不说,也缺少这种人伦常理的教育,仔细一想似乎也不怪他,谁叫他到如今都不知道人与人之间的这种尊卑之分呢?

    就如他见了自己除了生疏以外,并没有一点的卑怯,没有恐惧。

    云亦辰甚至时常能够感觉到她对自己的某种嫌弃,某种抗拒。在那些表现中单单没有敬畏与恐惧。

    因此云亦辰望着她裹着被子睡在那里,自己安慰了自己一番,他就是个小孩子,尚不懂得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因此……自己大人有大量,还是不与他见识了,等他长大了,明白了此中的道理再与他理论诸如主仆之别,尊卑之分的道理吧!

    虽然自己同样很累,但是在他床前呆立了一刻以后似乎没有了任何的困意,如他所说,自己还有公务要办。

    来到了自己的桌案前面,拿出了那位常年驻守此地的守军将领交于他的西直营目前的兵力部署与附近的城防工事看一看。再仔细研究一下如何部署大军的问题,以免明日大军到来以后引起任何混乱的局面。

    虽然徐泽坤此刻是这里的主帅,但是云亦辰感觉他此刻的心思不在如何率领大军夺回失守的珉河口与西海城,而是一门心思想要固守西直营,不让西直营再次沦陷似乎是他此刻最最在乎的事情。

    也难怪,对于那种沽名钓誉之徒,只要不再让兰昭国的城池从自己手里失守,最起码也可以在皇上面前保住自己的面子,将所有失守的罪责都给推卸到原来的守军将领头上,他再成功的将西直营保住,到时候他依然是守家卫国的勇士。依然可以在朝中呼风唤雨。

    而至于失守的城池,只能是任凭他国主宰。他为了自保,断不会冒险去尝试夺回失地的。

    因此云亦辰觉得自己首先要将此地城防以及自己军队的安置问题解决了,再想办法让云鹏飞出面与徐泽坤周旋,坚决不让他拿到住帅大印。

    只要主帅大印在云鹏飞手里,云亦辰相信凭自己的手段,肯定会让云鹏飞听从自己的安排,等到合适的时机就将失守的城池给夺回来!

    为了兰昭国的疆土完整,更为了自己今后的处境,他也要竭尽全力夺回珉河口鱼西海城,做一个真正的王爷。

    虽然云亦辰将武亮给骂跑了,但是王爷没有睡,武亮肯定不敢睡了,因此胆战心惊的武亮在外面做好了王爷就寝以前的各项准备后进入了王爷的大帐里,然后就发现王爷正独自在伏案疾书,油灯都快要枯了,但是那名他原本以为近身伺候王爷的内侍竟然睡得一塌糊涂的,不仅打着呼噜,还将被子给踢到了一边,自己蜷成一堆在那里梦游天外。

    武亮的火蹭一下就上来了,若不是看王爷望了那边一眼,眼睛里含了笑意,使得已经学乖的武亮不敢贸然走过去将他给拎起来,否则此刻床上的和尚脑袋怕是不被武亮给拧下来也差不多了!

    前些日子王爷可是让他教他一些做下人的礼节的,如今看起来收效甚微不说,还做出了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居然在王爷面前睡觉?真的是丢了他这个师傅的脸呀,都丢到姥姥家了!若是王爷怪罪下来他这个师傅人头都不保了!真的是……太令他失望了。

    武亮悲愤莫名的瞪了一眼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经惹了这位公公的玉哥,然后毕恭毕敬的来到了王爷面前:“王爷,已经深夜了,奴家伺候王爷安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