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pk10规律-分分pk10平台 > 都市小说 > 红颜为谁陨 > 正文 第四十四章:高阳突然去世
本站域名 feliman.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吴曼曼拨打高阳电话不通,一肚子恼火,对江甜甜说:“他的公司在哪儿?我这就去找他。”

    “曼曼,算了吧!我这也没什么大事,输点点滴就没事了,他可能出差了,医药费的钱随后我给你。”

    “什么钱不钱的,你这个样子就应该让他来照顾你,要不找个老公当画看呢!”吴曼曼不加思索的说着。

    “他肯定是出差了,不方便接电话,他看到电话会回过来的。”江甜甜仍为老公解释。

    吴曼曼也许是看清了男女之间的那点猫腻,想对江甜甜提醒点什么,可总感觉说出来会伤到她们夫妻情份,就忍了忍,没有说出口,她在心里默念,“千万别像高鹏远这个王八蛋。”

    又过了一会儿,江甜甜的电话响了,她慌里慌张的去找电话,吴曼曼也慌张的站起身来帮她找,并说道:“你躺好,你是病号,我来找。”

    电话果真是高阳打来的,但江甜甜一听声音傻眼了,“不可能,怎么可能?”

    江甜甜确真确切的体会到了祸不单行的真谛!

    她拔掉手上的输液针,边哭边跑,吴曼曼满脸惊慌,看到江甜甜的举动知道肯定是出大事了,也跟着江甜甜飞奔的跑,“甜甜,小心点,小心点。”

    江甜甜哪能听进去一句话,脑子里不断的回响着医生的话,“你是高阳的家属吧,高阳出车祸了。”

    吴曼曼陪着江甜甜来到医院骨外科的走廊里,看到护士推着一个病人,江甜甜感觉这个白布下边的病人正是高阳,立马扑上去,大哭起来。

    “你是高阳的家属吗?病人已经停止了心跳。”医生没有表情的陈述着。

    “天啊!果真是大事。”吴曼曼也吓了一跳。

    江甜甜趴在推车上不愿离去,护士狠狠的说:“你把她快拉开,这要送到停尸房的。”

    护士可能是见惯了这种事情,话中轻松而淡定,简直就像是往停尸房送一件普通的衣服一样,吴曼曼气愤的瞪了她一眼,“切,什么玩意。”

    “ 甜甜你要节哀,人死不能复生,你要往前看呢!”吴曼曼劝说道。

    再也没有人能比吴曼曼理解死亡的内涵了,她突然感觉自己多么幸运,是安然打电话救了她,要不是自己也会像高阳一样被白布遮住全身,送到停尸房,然后再装进冷冻库的大抽屉里,等待着变成一片一片的白骨。

    吴曼曼想到这里,身上的汗毛直竖,一股凉气穿梭而来,灵与魂完全分离。

    “在这儿哪,在这儿哪,”李云尚和张彬彬看到江甜甜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高阳呢?高阳在哪儿?”李云尚看着江甜甜着急火燎。

    江甜甜突然蹦住了哭泣,上去就给李云尚一个耳瓜子,“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

    江甜甜本想见了李云尚好好大骂他一顿,可一提到高阳,情绪有点激动,哽咽着什么也说不出口。

    李云尚从江甜甜的话里听出了事情的严重,可看到江甜甜头上裹着白沙布有点迟疑,看着吴曼曼问道:“她这是怎么了?”

    “你瞎呀!没看见受伤了?”吴曼曼知道昨天高阳是和这个家伙在一块喝的酒,结果今天就出事,非常的气愤,给了李云尚一个冷菜。

    李云尚凑上两步,想说点什么,被张彬彬拉住了。

    张彬彬是比高阳小一岁,经常称呼江甜甜嫂子嫂子的,他唯唯诺诺的走到江甜甜跟前,说道:“嫂子节哀,高阳自杀我们也非常难过,你要保重好身体。”

    “我的娘,怎么也会是自杀?”吴曼曼激动的不受控制,随口说出。

    “自杀?鬼才信呢!我看你是不想负责任吧!怕是上班时间出的事找你的麻烦?”江甜甜一直认为高阳是跟着李云尚干的,李云尚有一定的责任,听到从他的嘴里说出自杀两个字,气的直想吐血,便狠狠的喷了他一顿。

    “ 你先好好休息休息,这是高阳的工资,我们有事先走了。”李云尚边说边把一厚沓钱放在了江甜甜的身旁。

    吴曼曼拿起钱把她递到了江甜甜手里,说道:“我们回病房吧!等你好点再处理高阳的后事。”

    江甜甜收下钱,对吴曼曼说:“我这病没事,你去帮我办理个出院手续,咱们回家。”

    吴曼曼不敢多说什么,只好顺着江甜甜的安排,慌里慌张的走掉了。

    江甜甜一人来到医生办公室,来问高阳的主治医生到底是怎么回事?

    医生看了一下江甜甜说道:“你问的是出车祸死的那个孩子妈?”

    “不,医生,是个二十多岁的年青人,他到底是怎么死的?”江甜甜有点着急的问他。

    “啊,你说的是叫高阳的那个年轻人?他是服***过量中毒死亡的,”医生平静的说。

    “什么?***?怎么可能?他是不抽这个的?”江甜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讶万分。

    “我们是有证据的,这是他体内***的参数,”医生一边说一边把一份报告递到了江甜甜手里。

    江甜甜颤抖地接过那张标志着***三个大字的化验报告,心里还抱着一丝希望,“会不会医生把名字搞错了?”

    她的头脑已经昏盹,眼睛看着这张纸却找不到高阳两个字,心扑通扑通直跳。

    医生走了过来,在高阳两个两个子上用红笔圈了一下,给江甜甜充满希翼的心判了死刑。

    这时吴曼曼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怎么了,我们回去吧!”

    江甜甜这才回过神来,把纸乱揉到一块,“怎么可能?”

    吴曼曼以为江甜甜还是不能接受高阳的死这一事实,安慰道:“你别胡思乱想了,节哀节哀。”

    吴曼曼刚把江甜甜送到家,吴中才打来了电话,“曼曼,你在上海谈的几笔生意都退单了,你快过来处理一下。”

    “我的天,”吴曼曼一个头两个大,不知如何是好。

    江甜甜看出了吴曼曼的焦虑,“你有事先回去吧!我没事的,一会儿我父母就来了。”

    吴曼曼顿了一下,“让阿姨她们来帮帮忙也好,你可一定要想开。”

    “没事的,你回吧!谢谢你曼曼!”江甜甜感激的说。

    有事再打电话,我看看是什么情况就过来,吴曼曼交待了一声就离开了,江甜甜看着高阳的照片欲哭无泪,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高阳是以这种方式离开自己的。

    她蜷缩到沙发上,打开李云尚给她的手提袋,看到厚厚的小红鱼,又想到给李云尚的那一巴掌内心充满了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