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域名 feliman.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换位思考,如果吴名答应将冀州牧给自己,自己肯定不会拒绝,因为拥有这个头衔,等于他就可以在冀州这片广阔的土地上为所欲为。

    别说是征召兵卒了,哪怕是你烧杀掳掠也没有人能管到你的头上,这就等于是一国之君!

    正如刘备所想,牢房短暂的沉寂之后响起了曹操急促的声音。

    “你说的是真的?”

    吴名哈哈大笑:“自然不会有假,而且我还答应你,让你持天子剑,可以代天子巡狩中原,对并州、幽州有监管权,哪怕是刘虞,你也可以先斩后奏!”

    刘备的下巴都差点没有惊掉,上次吴名就得到了灵帝的天子剑,这引起了荆州士族的恐慌,因为只要他坐实了这个位置,荆州数以千计的士族的生死,就全在他一念之间了。

    沉默总是煎熬的,时间明明没有过去多久,但刘备却觉得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

    “好!我曹孟德为了冀州牧也豁出去了,荆州牧需要我怎么做?”

    吴名狂妄的笑声响起,欣慰的说道:“这就对了嘛,识时务者为俊杰,我要求的不多,听闻袁术掌管联军粮草调配对吗?”

    “没错。”

    吴名嗯了一声:“而且我听闻此人经常克扣粮草辎重,就比如孔融,他的粮草从北海运到陈留中转,这袁术就说被流寇劫走了一部分,实则是他私吞了对吗?”

    “这事并不隐晦,联军顾忌盟主的身份和这次战事的复杂,选择了忍气吞声,这也助长了袁术的嚣张气焰,更加变本加厉。”

    吴名哈哈笑道:“我允诺你为冀州牧,同时也允诺孙坚为扬州牧,后天一战结束,我军死守住没问题,到时候我会以求和的方式将你送回,到时候你们回到了联军,就只消指责袁术不顾将士性命,克扣粮草,最好是能各自发挥,要是能引起联军内讧就更好。”

    曹操哈哈笑道:“只要荆州牧放我离开,我一定依计行事。”

    此刻刘备在门外一脸狰狞,妒忌、感叹人世不公,仇恨全部都混杂在了一起,牙齿咬得咯噔作响,显然是盛怒万分。

    不多久压低声音恐怖的冷笑道:“三弟,我们走,曹孟德和孙文台狼子野心,看我不揭穿他们的鬼脸!!”

    二人很快来到了门前,有心算无心,二人杀了一条血路,终于是逃出了升天。

    但是他们又犯愁了:“大哥,虎牢关正面城墙是不能走了,要不我们等明天城门开启,然后紧随出城百姓混出去?”

    刘备挥手说道:“不行,吴名他们还在牢狱中,看到门前被杀了这么多人肯定会察觉,会不会搜城我不清楚,但明日开启城门一定会密不透风,我们根本混不出去,倒是我有一个办法,不知道三弟愿意吗?”

    张飞正色的说道:“大哥请讲。”

    刘备低头冷笑,但抬头的瞬间又亲和无比:“三弟,大哥待你不薄,今次董卓吴名祸乱朝纲,辱淫宫闱,正是国难当头,大哥不能死啊!”

    张飞急道:“大哥是中山靖王刘胜之后,肩负着匡扶汉室,拯救黎民的重任,此时怎能死去,大哥就不要卖关子了,需要飞怎么做。”

    刘备叹息一声,犹犹豫豫的说道:“吴名肯定会察觉我逃了,所以明日一早再走就迟了,现在你去找你二哥,他念及旧情,肯定会放你离开。”

    张飞一怔,说道:“那大哥怎么办?”

    刘备精芒一闪,掩饰的很好,转头苦笑道:“二弟对我有很大的芥蒂,短时间是磨灭不了的,所以我要你帮我引开靠近洛阳的城头的兵卒,届时我会用吊篮自行下城。”

    张飞茫然不知,怒道:“都怪吴名那奸贼,若非他诓骗我二哥,我们三兄弟仍旧能仗剑天涯。”

    刘备心头着急,扫了眼牢狱门口,暗道:“这张飞真是蠢货,快点答应老子啊,不然老子死了都要拖着你下地狱!”

    急忙说道:“这一来虽然凶险,但只要三弟能顺利找到二弟,二弟肯定会想办法帮你脱身。”

    张飞赶忙说道:“哥哥为何如此着急,为了大哥的安全,飞自然愿意引开敌军。”

    “那你废话什么?”刘备心底骂了一句,面上却欣慰的说道:“如此甚好,记住了,等二弟送你出城,我们在联军中相见。”

    张飞应诺,拉着刘备几个起落,很快就消失在黑夜中。

    吴名缓缓从牢狱的顶部走出来,双手不住鼓掌,赞叹道:“刘玄德这演技不得了,第一届三国装逼大会冠军看来非他莫属,连自己的结义兄弟都算计的这么滴水不漏。”

    关羽铁青着脸,和李孝等人从不同的角落中走出来,很显然,之前刘备的话是一字不落的听在了耳边。

    吴名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云长,秉持本心,不要被他人影响,刘备不值得你动怒。”

    关羽长出一口气,身边的神将都是一脸的关切,虽然才相处一年多的时间,但这些神将对待自己才是真心实意,不像刘备般虚情假意。

    但他有一根刺,一根早就插在心头的刺难以拔除。

    吴名叹息一声,挥手招呼了一下其余神将,留关羽一个人想想吧。

    突然,关羽抬头说道:“主公,你就不问问我对待张飞这件事会怎么做?”

    吴名脚步一顿,头也不回的说道:“你会怎么做我比谁都清楚,城门靠西那里已经备好了吊篮,你送张飞离开吧,不过明日一早,我希望你明白你该怎么做!”

    关羽心头一凛,眼神逐渐坚定起来,坚强如他,此刻竟然双目有了些许水雾。

    暗道:“得如此主公信任,今生也算是不枉走了这一遭,大哥、三弟,送你们出城之后,今生的兄弟情谊,也该断了!”

    “咔擦”一声,关羽手心一块玉佩应声而碎,这是巧扣,虽然并非刘备所赠,但却是他从小佩戴的信物,此刻千般言语,也唯有玉碎方能缓解内心的惆怅。

    桃园结义之情……终归被刘备的野心摧毁的一干二净!